穿丝袜和高跟鞋的男生-灰度交友

我不明白,为什么女生可以穿上飞行夹克和工装裤,但我们却不能穿上丝袜和高跟鞋。

前两天,有个男生找到我,说他发现了自己的CD(Cross-Dresser)属性,很苦恼,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。

很久之前我也收到过类似的疑问,是知乎上的一个问题,我也写过关于异装癖的文章,今天再拿出来和大家探讨一下。

原问题是这样的:

我小的时候有母亲带女澡堂洗澡的经历,还有被打扮成女孩过。又因为自己好奇心十分重,偷穿过表姐的裙子,高跟鞋,只是感觉很开心。直到青春期,性教育十分匮乏,自己对两性问题更好奇,之后又在同学家看的毛片。不知不觉又开始对女装开始感兴趣,偷穿我妈的裙子,丝袜,高跟鞋,并且会有性冲动。手淫过后,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无耻最不要脸的人,败类,一定要改。怕自己马上会被孤立,成为别人眼中最肮脏的人。

上大学后,眼界放宽。我开始爱上看书了,看书让我变得开始独立思考问题,其中也包括我的异装癖问题。究竟这个癖好是不是错的?即便如此,我的生活并没有大的变化,周围的人还是对异装癖还是很有歧视的。庆幸的是我的确从中得到些好处,异装癖使我更加了解女性,也会更贴心的照顾周围的女性,这真是实实在在感受到的。

大学毕业,经济虽不富裕的我也开始慢慢学习化妆,更加的喜欢上异装。现在的我可以独立支撑起这个小爱好了,但有的时候还是会有负罪感,想问问48号,我应该对这个爱好抱有负罪感吗?这爱好到底是不是错的?

这个问题里男生的故事让我想起了一个同学,叫赵飞(化名)。是大学的时候打篮球认识的。每次在篮球场遇到,赵飞都穿着黑色阿迪的运动裤,T-mac的篮球鞋和蓝色的艾弗森球衣。寸头,不戴眼镜。

赵飞的投篮非常准,没有人愿意给赵飞留一个身位以上的空位。大家更倾向于让赵飞去突破,因为赵飞的身体对抗能力很差。

为什么赵飞的身体对抗很差呢?因为赵飞是个女生。

混熟了之后(喝酒喝熟的),赵飞告诉我们,“我的灵魂里住着个男人。”

但我们从来没有觉得赵飞有什么不好的,要是有人在球场上扭扭捏捏地不敢去防赵飞,分分钟就会被赵飞投爆,我们反而会嘲笑这样的人,推着他的屁股让他去贴身防守。

后来赵飞也跟我们一起玩游戏,玩到深情之时(连跪N把),她也会拍着键盘各种脏话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。赵飞几乎没有女装,大部分时候都是穿着男装,在班里,赵飞几乎就是男女生通吃的代表,跟谁都玩得来。

最有意思的是,大学毕业的时候,还有几个男生和赵飞表白,当然最后结果我就不知道了。

我想说的是,同样都只是自己的选择,同样没有干涉到任何人,为什么女性的男性化行为在我们看来如此普通,而男性的女性化行为却要在当下社会备受歧视?试想一下,如果赵飞是个男生,但是天天穿着裙子胸罩和丝袜,有事没事就往女生堆里扎,和女生一起瑜伽练体操,他还能在大学里正常的活到毕业吗?

女生可以身着西装领带,可以梳起背头甚至理出平头,被人们冠以中性美、酷等修饰词语,但反之,男生变装行为却会被当作变态和心理疾病,不是很奇怪吗?

是的,和bdsm一样,百度百科里明确定义“异装癖”为一种性欲倒错。新加坡法律也曾经以当今社会两性着装习惯为规范订立法律,并强制男士不得穿着修裁标致的衣衫、裙子、丝袜、裤袜、高跟鞋等“被视为属于女性穿着”的服装。但问题是,为什么男生的异装癖要被定义是病,我觉得没有影响到别人的生活,没有给自己的社会社交及生活造成障碍的并不应该称之为病。

有人说是因为道德和习惯,男生穿女性衣物,就是不符合道德和习惯。因为这些道德和习惯,人们对“异装癖”有着几乎不容商量的刻薄和歧视。我们这一代的影视作品也或多或少加深了这种“群体性歧视”——穿上女装的男人通常以滑稽的面目在荧幕上出现,并在特定的剧情中搔首弄姿。“快看这个男人正在别扭地装成女人”,人们发出哄堂大笑往往并不是因为情节有趣,而是电影传递的赤裸裸的歧视让人们发笑。但没有人去追问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道德和习惯,以及这样的道德和习惯是不是对的。他们不知道其实把历史的时针稍微往前拨一拨,会发现其实早些时候,以那时候的道德和习惯来看,女性穿男装也是有罪的。

上个世纪60年代,法国服装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大胆地在自己的服装展里,让自己的女模特穿上了白色西装和黑色领带,并命名为吸烟装。

这个举动在当时的法国引起了轩然大波,甚至连国会议员都发声指责。因为在那时,西装是男士在非常正式的场合,比如大型聚会、谈判等情况下才能穿着的服饰,你一届女流穿着这么正式端庄的服饰在T台上痞里痞气地走来走去,简直是对男权的挑衅!本来,这个事件会被当成经典反面教材批判,甚至说不定法国也会像多年后的新加坡一样,立法规定女生只能穿裙子高跟鞋,不许留短发。但是,有时候历史的两个浪尖就是会不谋而合地撞到一起,形成滔天巨浪。正赶巧,“女权”来了。

不久后,当时的法国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女权运动,在服装这一点上,男人不让女人穿的,女人偏要穿,男人觉得西装正式,那偏偏就要设计成休闲的穿,各大舆论媒体迫于压力也纷纷倒戈,以各种形式各种方法各种报道来“纠正”大众的审美。于是在女权启蒙运动后,中性化女装一直在时尚界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。一直到如今,穿着中性化甚至男装的女性,都被冠以“帅气”,“潇洒”,“随性”的头衔。

所以其实许多人说的道德和习惯,拉长到历史的长流里,真的短暂到不值一提。

现在,来回答问题:一、该不该对“异装癖”抱有负罪感?

如果你的爱好没有影响到他人,没有去偷窃别人的衣物或者性骚扰,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抱有负罪感,因为穿什么衣服这是你的自由。如果这部分负罪感是来源于周围人群异样的眼光,并且他们的评论对你造成了生活上的困扰,我会建议你去找心理医生,学习如何缓释这些压力;而不是告诉你,这个爱好是不对的,你改掉自然没人说你了。

二、这个爱好到底是不是错的?

一个知道自己是谁,喜欢什么,并且经历了磕磕绊绊依然决定去追逐的人;和一堆糊里糊涂拘束在所谓的“道德和秩序”里,并且不去追问这些秩序为何而来的人,我更愿意认为后者是错的。

曾经我们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,去帮女性争取到了穿西装的权利,希望有一天,我们也能为男性“异装癖”这个群体争取到穿裙子的权利。

灰度交友

圈内同好家庭

加入圈子
圈内知识 加入圈子